《即刻电音》能否为中国电音带来改变?

  第一档原创电音节目接近尾声,新京报专访热门制作人

  《即刻电音》能否为中国电音带来改变?

  腾讯视频出品的中国首档电子音乐制作人竞演秀《即刻电音》已近尾声,三位主理人张艺兴、大张伟、尚雯婕带领各自战队征战电音江湖,总决赛的冠军将会代表中国电音登上世界上最大的电子音乐节TomorrowLand的主舞台。新京报记者在节目录制期间采访五强制作人蒋亮和薛伯特,畅谈《即刻电音》对他们生活带来的改变。

  1

 

  初衷

  电子音乐,一般而言指的是使用电子乐器以及电子音乐技术来制作的音乐,在尚雯婕看来,“如果中国音乐要走向世界的话,唯一有希望可以走出去的,就是电子乐。”

  但是此前从未有过大众性的综艺节目为观众普及电音常识,遑论对电音制作人的推广,他们有很多在卧室内创作,不被大众看到,被称为“卧室制作人”。谈到电音是什么的问题?有制作人将电音称为“人间止丧剂”。《即刻电音》让广大观众领略到了电子音乐的魅力,也让个性鲜明的电音制作人走向大众视野。

  2

  蒋亮 冲出“亚芒村”的电音制作人

  “我认识了很多电音制作人并成为朋友,了解了有关电音相关的技术和制作方法,之前我不属于这个圈子,来到这里跟大家学习了很多,这对我接下来的生活是很有帮助的。”

  ——蒋亮

  蒋亮的出场,是《即刻电音》舞台上非常大的惊喜,一首将广西乡村风情与雷鬼音乐创意结合在一起的《真高兴》让全场沸腾,被大张伟称为“当代陶渊明”。

  在参加《即刻电音》之前,蒋亮在广西阳朔乡村租了间工作室,取名“亚芒村”,他是“村长”,另外四五位做音乐的朋友是“村民”,他们日出而作,日落写歌,“我待在农村就是为了生活,我在城市里不太适应,我喜欢现在这种近似隐居的地方,喜欢听大自然的声音。”

  隐居在乡间的蒋亮其实是中国雷鬼音乐的代表人物,以独立音乐人的身份与世界各国的音乐人保持合作,制作的DUB(歌声抽离)音乐还曾被收入到美国芝加哥电台的《年度DUB(歌声抽离)专辑》中。

  “村长”蒋亮在节目播出之后圈了不少粉丝,这些粉丝纷纷表示想成为他的村民,提到《真高兴》的创作灵感来源,蒋亮表示,“在自然环境里琢磨音乐是我的习惯,我一般不在工作室里找灵感,《真高兴》就不是在规则框架里面做的音乐,我喜欢在音乐里加入南方民间的旋律和自然的声音。”

  他坦言,参加《即刻电音》之前,并不知道做音乐可以赚钱,“来这个节目认识了这些年轻人,我才知道,原来做音乐可以赚钱。”

  关于自己的音乐风格,蒋亮认为,“我做的音乐比较看中旋律和节奏,我一直尝试在音乐中加入民间的东西,想做中国人能够接受的舞曲音乐,做能让人听起来放松的、开心的音乐。”此外,他还说自己是每个月会为音乐消费的人,“我买经典的唱片,什么类型的音乐都会买,但是我的手机里没有下载歌,大部分时候是别人放音乐,我凑耳朵过去听一听。”

  在蒋亮看来,《即刻电音》的三位主理人都非常专业,加入大张伟战队之后,两人合作默契,经常在一起做音乐,“大张伟老师工作非常认真,比我能吃苦,能抗累,他总能想办法创造感觉,在有限的时间内可以完成有质量的作品。”

  关于中国电子音乐的未来,蒋亮信心很足,“传统音乐的创新已经非常困难,而电子音乐有声音的设计,在相同的和弦和旋律之下可以做出不同的声音,未来会成为主流。”

  3

  薛伯特 舞台上的小狮子,是电音宝藏男孩

  “我在《即刻电音》收获了友情,认识了很多志同道合、特别聊得来的制作人,大家有不同的音乐风格和审美,互相能碰撞出很多火花。此外,《即刻电音》也让我在很短时间内有特别大的进步,用非常棒的舞美视觉的方式把我的作品记录下来。”

  ——薛伯特

  今年25岁的薛伯特,在参加《即刻电音》之前,就已经在电音领域取得过亮眼的成绩,他曾以两首电子舞曲《We Are The Network》和《The Promise》先后打入英国舞曲榜(club chart)前十名,成为第一位拥有如此成就的中国人。他对新京报记者分享自己参加节目的初衷,“我想通过这档节目向大众展示电音制作人在干什么,把自己喜欢的音乐展示出来。”

  来到《即刻电音》之后,因为节目录制日程的需要,对做音乐的速度提出了很高的要求,薛伯特压力不小,“录制节目需要3-4天完成一个作品,刚开始很不适应,但这也是锻炼的过程,让我能在高压状态下完成,有时候为了节省时间,上场之前都会抱着电脑来调整细节。”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unizarcasapi.com/a/ziyuan/474.html